国内国际军事财经娱乐体育互联网科技游戏女人汽车房产

柏灵私人婚礼顾问

新乡部落新闻门户网欢迎您的光临

微信
手机版
网站地图

要论自大“滇邑自大”在前 谁给贵州蒙上千古奇冤“夜郎自大”?

2018-10-26 21:17:43 投稿人 : 新乡部落门户网站长 围观 : 79949 次 0 评论

西南夷君长以百数,独夜郎、滇受王印。滇小邑,最宠焉。太史公曰:“楚之先岂有天禄哉?  揭开夜郎古国千古神秘面纱,我们看到,西汉司马迁在写作《史记——西南夷列传》时,就禁不住的发出悲叹!

汉武大帝赐滇王王印,复长其民;然夜郎竹王多同进帝京授印后,从此退出历史舞台,从此再无声息。一句汉语成语“夜郎自大”,为夜郎蒙上千古奇冤!



       夜郎古国与古徙国界河牛栏江。僰人阿楠  摄
       司马迁著《史记——西南夷列传》记载了汉使王然于、柏始昌、吕越人等在滇国和夜郎分别与滇王尝羌、夜郎候多同相见“约谈”的情况,是这样记载的:“及元狩元年,博望侯张骞使大夏来,言居大夏时见蜀布、邛竹杖,使问所从来,曰:“从东南身毒国,可数千里,得蜀贾人市”。或闻邛西可二千里有身毒国。骞因盛言大夏在汉西南,慕中国,患匈奴隔其道,诚通蜀,身毒国,道便近,有利无害。于是天子乃令王然于、柏始昌、吕越人等,使间出西夷西,指求身毒国。至滇,滇王尝羌乃留,为求道西十余辈。岁余,皆闭昆明,莫能通身毒国。滇王与汉使者言曰:“汉孰与我大?”及夜郎侯亦然。以道不通故,各自以为一州主,不知汉广大。使者还,因盛言滇大国,足是亲附。天子注意焉。”
        因为那时与中原的道路不通的缘故,滇王尝羌与夜郎竹王都各自以为自己是一州主,不知汉朝的广大。因为山高水险,道路不通,故而留下汉使的滇王尝羌为了解汉国的国情,就问王然于、柏始昌、吕越人:汉朝与我国,哪个的地盘要大一些呢?后来,王然于、柏始昌他们到了夜郎,夜郎竹王也问了他们这个同样的问题。王然于、柏始昌、吕越人等人回到长安后,在向汉武帝秉报出使情况时,也许是因为在滇得到了滇王尝羌的盛情接待,就纷纷向汉武帝报告说,滇国是大国,值得亲附。这样就引起了汉武大帝的高度关注!
竹索桥的后代:可渡古渡铁索桥。僰人阿楠 摄
        夜郎有多大? 夜郎最大。刚直不阿的史官司马迁推翻了王然于、柏始昌、吕越人等,在其所著《史记——西南夷列传》开篇,以绕弯弯的生态笔法,对西南夷众国作了“拉桩定位”:“西南夷君长以什数,夜郎最大。其西,靡莫之属以什数,滇最大;自滇以北君长以什数,邛都最大,此皆魋结,耕田,有邑聚。其外,西自同师以东,北至楪榆,名为嶲、昆明,皆编发,随畜迁徙,毋常处,毋君长,地方可数千里。自嶲以东北,君长以什数,徙、筰都最大。自筰以东北,君长以什数,冉、駹最大。其俗或土箸(,或移徙,在蜀之西。自冉駹以东北,君长以什数,白马最大,皆氐类也。此皆巴蜀西南外蛮夷也。”
        在汉使王然于、柏始昌、吕越人等身后,唐蒙进入夜郎的路线,1千多年来,成为又一冤曲。郦道元等的“巴符关”,把夜郎弄得神秘已极。《史记∙西南夷传》“殿本”作“自巴属筰关入”。有趣的是,不尊重殿本权威的“百纳本”作死,将原文改作“自巴蜀筰关入”。学界认为,“不听话”的“百纳本”可能以为筰关在今四川汉源,历史上向来属蜀,从来就不属巴,以为句中‘属’字乃‘蜀’字之讹误,就将原文改作‘自巴蜀筰关入’。”清《百纳本史记》,来源于近代商务印书馆的《百纳本二十四史》。尽管《二十四史》标点本的确基本上是以“百纳本”为底本,但有学者还是这样认为:这并不足以否定“殿本”的可信度。有“砖家”就认为,“百纳本”的“自巴蜀筰关入”,在逻辑上就说不通:汉源什么时候既属巴又属蜀呢?
       牛栏江再生橘。李飞琴 摄
      早在清朝和民国学者之前的一千多年前,在各地“访渎搜渠”,尤留心水道之地理考察,著有地理巨著《水经注》的中国伟大的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,在言及唐蒙通夜郎时,将唐蒙通夜郎定为“出巴符关者也”。
  宋代欧阳忞《舆地广记∙泸州》亦云:“合江县,本汉符县地,属犍为郡。武帝使唐蒙将万人从巴符关入夜郎,即此。”
        学者们毕恭毕敬的所谓“殿本”,是指清初北京武英殿所刻印的书籍。经史群籍,以校勘精审著名。编辑“殿本”时,气派很大,校对官吏、写刻工匠均集中,皇帝还派翰林院词臣总领其事(进行监管)。因此学者们认为:相对而言,殿本应为较善之本。其中“自巴属筰关入”可以列为校勘对象。
古彝遗风。僰人阿楠 摄
  “百纳本”尚乏殿本统编的功底,其参编者往往各持己见。这样的校勘,因其未取善本,其基础就有疑问。既然殿本“自巴属筰关入”可以列为校勘对象,“巴属”与“筰关”在地理上的自相矛盾,就只能从怀疑“筰”字有误。但是,殿本和百纳本都缺乏地理学的权威专家,于是“筰”字就成为版本校勘的疑案。
         郦道元之说得到了清朝大学者王念孙等人的支持:“符关即在符县,而县为故巴夷之地,故曰巴符关也。汉之符县,在今泸州合县西,今合江县南有符关,仍汉旧名也。若筰地,则在蜀之西,不与巴交接,不得言巴筰关也”。
  有很多人认为,后世对《史记∙西南夷列传》的误读,麻烦均由自以为是的清儒的“筰关”所造成。
  据了解,这种“主流学说”基本上已得到当代夜郎学术界的公认。《夜郎研究述评》亦承认“筰”、“符”形近易误。
夜郎一哥发现乌江。李时清 摄
  由于符关在今四川合江,其对岸即今贵州赤水、习水、桐梓等夜郎故地。故而很多人对唐蒙自巴国的符关进入夜郎已是深信不疑。桑钦《水经》“江水”云“又东过符县北邪,东南习部水,从符关东北注之。”早在周朝初叶,崛起于川东南的巴国在今合江县南关建立稽查商旅的关口,史称巴属符关。蜀、巴与黔交往,必经此关。符关居赤水河与长江之会流处。水面宽阔,流速平缓。故深信唐蒙船队之择渡得其地也!在对司马迁所著《史记• 西南夷列传》的翻译过程中,不但“同师、楪榆”与历史的真实“美丽地擦肩而过”,“自巴蜀筰关入”,这个遣词造句极为潇洒的“名词作动词用”的汉语言应用的经典之作,最后落淀成为比牛栏江还牛的——“巴符关”。“自巴蜀筰关入”一直以来未被学界破译。
        夜郎一哥破解“自巴蜀筰关入”的过程可谓艰辛,最后,历时7年,他从牛栏江上的“过溜”,可渡古渡的铁索桥,夜郎民族竹崇拜等找到灵感,脑洞大开:“筰”为“竹”相关联之事物,唐蒙经过重庆四川,用竹搭桥开路战胜云贵凶山恶水,进入了夜郎。
       苗族矮桩舞。况华斌 摄
       翻译这段文言文,如果学风严谨,就应从“靡莫、滇、邛都、魋结、邑聚、同师、楪榆、嶲、徙、筰都、冉、駹”这些词先作破译。然后再对夜郎进行大致的定位。然而后世“砖家”在作翻译时,竟然将容易翻译的“滇”以外的“邛都、同师、楪榆、嶲”这几个极为重要的古地名搞掉了。查证“同师、楪榆、嶲”,为今四川西昌、云南省保山、大理、楚雄云龙。楚雄东——北的徙、筰都最大,它们就是今云南曲靖到宣威这一带,筰是哪个地方?曲靖古为筰国,在其东——北,贵州普安考古发掘,印证了《史记——西南夷列传》记载冉、駹两个部落国。也就是今贵州普安、六枝这一带,就是《史记——西南夷列传》记载的冉、駹两个部落国。或六盘水为冉,普安一带为駹。待于进一步挖掘有关证据。
       从大江大河的角度看,发源于昆明市官渡区的牛栏江,流经11个县,西流域经过云南省会泽、者海、巧家,其东经过贵州威宁及昭通市的鲁甸。古代以天险为界,故而夜郎一哥(李才武)断定,牛栏江为夜郎古国和徙这个古国的界河。但说牛栏江与南、北盘江在水系关系上,都有近属关系,故而夜郎一哥说牛栏江乃神秘的“牂牁江”的分流。
  始楚威王时,使将军庄蹻将兵循江上,略巴、蜀、黔中以西。庄蹻者,故楚庄王苗裔也。蹻至滇池,地方三百里,旁平地,肥饶数千里,以兵威定属楚。欲归报,会秦击夺楚巴、黔中郡,道塞不通,因还,以其众王滇,变服,从其俗,以长之。秦时常頞略通五尺道,诸此国颇置吏焉。十余岁,秦灭。及汉兴,皆弃此国而开蜀故徼。巴、蜀民或窃出商贾,取其筰马、僰僮、髦牛,以此巴、蜀殷富。《史记——西南夷列传》记载了中原势力进入西南夷的情况;


苗族蜡染。李栋。
  建元六年,大行王恢击东越,东越杀王郢以报。恢因兵威使番阳令唐蒙风指晓南越。南越食蒙蜀枸酱,蒙问所从来,曰“道西北牂柯,牂柯江广数里,出番禺城下”。蒙归至长安,问蜀贾人,贾人曰:“独蜀出枸酱,多持窃出市夜郎。夜郎者,临牂柯江,江广百余步,足以行船。南越以财物役属夜郎,西至同师,然亦不能臣使也。”蒙乃上书说上曰:“南越王黄屋左纛,地东西万余里,名为外臣,实一州主也。今以长沙、豫章往,水道多绝,难行。窃闻夜郎所有精兵,可是十余万,浮船牂柯江,出其不意,此制越一奇也。诚以汉之强,巴蜀之饶,通夜郎道,为置吏,易甚。”上许之。乃拜蒙为郎中将,将千人,食重万余人,从巴蜀筰关入,遂见夜郎侯多同。蒙厚赐,喻以威德,约为置吏,使其子为令。夜郎旁小邑皆贪汉缯帛,以为汉道险,终不能有也,乃且听蒙约。还报,乃以为犍为郡。发巴蜀卒治道,自僰道指牂柯江。蜀人司马相如亦言西夷邛、筰可置郡。使相如以郎中将往喻,皆如南夷,为置一都尉,十余县,属蜀。
  当是时,巴蜀四郡通西南夷道,戍转相饷。数岁,道不通,士罢饿离湿死者甚众;西南夷又数反,发兵兴击,耗费无功。上患之,使公孙弘往视问焉。还对,言其不便。及弘为御史大夫,是时方筑朔方以据河逐胡,弘因数言西南夷害,可且罢,专力事匈奴。上罢西夷,独置南夷夜郎两县一都尉,稍令犍为自葆就。《史记——西南夷列传》记载了西汉开辟西南夷的最初的历史背景。
夜郎僰桃。僰人阿楠
      及至南越反,上使驰义侯因犍为发南夷兵。且兰君恐远行,旁国虏其老弱,乃与其众反,杀使者及犍为太守。汉乃发巴蜀罪人尝击南越者八校尉击破之。会越已破,汉八校尉不下,即引兵还,行诛头兰。头兰,常隔滇道者也。已平头兰,遂平南夷为牂柯郡。夜郎侯始倚南越,南越已灭,会还诛反者,夜郎遂入朝。上以为夜郎王。
  上使王然于以越破及诛南夷兵威风喻滇王入朝。滇王者,其众数万人,其旁东北有劳、靡莫,皆同姓相扶,未肯听。劳、靡莫数侵犯使者吏卒。元封二年,天子发巴蜀兵击灭劳、靡莫,以兵临滇。滇王始首善。以故弗诛。滇王离难西南夷,举国降,请置吏入朝。于是以为益州郡,赐滇王王印,复长其民。
  西南夷君长以百数,独夜郎、滇受王印。滇小邑,最宠焉。
  太史公曰:“楚之先岂有天禄哉?在周为文王师,封楚。及周之衰,地称五千里。秦灭诸侯,唯楚苗裔尚有滇王。汉诛西南夷,国多灭矣,唯滇复为宠王。然南夷之端,见枸酱番禺,大夏杖邛竹。西夷後揃,剽分二方,卒为七郡。
      汉语成语 “夜郎自大”,比喻骄傲无知的肤浅自负或自大行为。一段很平常的故事被千古“砖家”演变成家喻户晓的成语。 清前期著名文学家蒲松龄在《聊斋志异·绛妃》中写道:“驾炮车之狂云,遂以夜郎自大。恃贪狼之逆气,漫以河伯为尊。”成书于光绪后期的晚清小说代表作《孽海花》第二十四回写道:“饿虎思斗,夜郎自大,我国若不大张挞伐,一奋神威,靠着各国的空文劝阻,他哪里肯甘心就范呢?”
夜郎土鸡。僰人阿楠 摄
  黔驴技穷是一个成语,读音是qián lǘ jì qióng,比喻有限的一点本领也已经用完了,出自唐·柳宗元的《三戒·黔之驴》。 “黔无驴,有好事者船载以入。至则无可用,放之山下。虎见之,庞然大物也,以为神,蔽林间窥之。稍出近之,慭慭然,莫相知。他日,驴一鸣,虎大骇,远遁;以为且噬己也,甚恐。然往来视之,觉无异能者;益习其声,又近出前后,终不敢搏。稍近,益狎,荡倚冲冒。驴不胜怒,蹄之。虎因喜,计之曰:“技止此耳!”因跳踉大㘎,断其喉,尽其肉,乃去。噫!形之庞也类有德,声之宏也类有能。向不出其技,虎虽猛,疑畏,卒不敢取。今若是焉,悲夫!”选自《柳宗元集》卷一九(中华书局1979年版)
       黔本无驴,是好事者船载以入,但“技止此耳!”却被加之于无中生有的“黔馿”身上,足见史上那些无良文人对于贵州这个生态文明厚重地区,从精神上的无端打压,上下逾千年!
苗族《地龙滚荆》(嘎几夺咖)。刘世艳
       若要说“自大”,司马迁在《史记——西南夷列传》中所写的“滇小邑”,在夜郎之前,就已自大了。但王然于、柏始昌、吕越人等汉朝使臣,在汉武帝面前汇报滇是大国“足付亲附”,这分明就是记入史册的千古假话。
      揭开夜郎秘底,我国最早的西南丝绸之路上,邛竹杖、蜀布、筰马、髦牛、枸酱、僰僮在几千年前川流不息,夜郎生态文明鼎立了世界东方的汉唐盛世辉煌,今天,夜郎智大,我们需要将中华夜郎文化(喀斯特生态文化)再度与全世界人民共享。揭开夜郎古国之秘,就找到了潜藏于西南地区的中华最古老的生态文明之“汉源僰根”,从而,中华民族史上的生态大智慧,与之关联的中华故事中华民族的生态大智慧为灵魂的文化自信,就雄立在世人面前。
        夜郎,老酒最香。花儿最艳、女儿最甜!位于云贵高原莽莽乌蒙大山深处的这一地区,曾因汇聚了世界上所有贫困地区所有特征,而广受关注,据资料介绍,联合国有关机构认为喀斯特地区不具备人类起码生存条件在1952年,1978年,1992年中国历史上三次较大的统计中,贵州是全国最落后的省分。而毕节又是贵州经济总量和人均指数最落后的地区。联合国有关机构曾考察毕节地区,明确界定“这些许多地方已不具备人居条件”。


来源:新乡门户新闻网,转载请注明作者或出处,尊重原创!
本文链接:/2018/10/37.html

相关文章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